祀音無

【索王】幽若(下)

      看着那人的身影,王不留行眼中淡淡的喜意还没升起就凝固,不一样。他握紧了手中的灭绝星辰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抱歉,留行,我需要一些水晶兰,”索克萨尔抬起头,脸上没了笑意,“可以让我过去吗?”“我说过,生者不该打扰亡者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
      缓缓睁开眼,索克萨尔撑起身子。这是...是了,他刚刚和王不留行打了一架,没赢,然后...唇边露出一抹苦笑索克萨尔站起,泛着莹光的花朵从他身上滚落,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  水晶兰?

      倏然抬头看向四周,依旧是之前的地方,只是...门不见了。

      王不留行,也不在了。

      “队长这样强行催熟水晶兰身体......而且水晶兰可是......怎么能......”门外,防风尤自喃喃自语,木恩站在门前,眼中的担忧掩都掩不住。

      “进来。”低沉的声音响起,二人表情一肃,挺直了身体走进去。王不留行坐在床边,低头思考着什么:“亡界已经被我封锁,木恩,亡界就交给你了。”“啊?”木恩完全没有想到会听带这么一句话,有点手足无措:“那,那队长你呢,我...”接触到王不留行抬眼看来的目光,木恩收声,眼眶发红,他低下头:“队长,他真的那么好吗?”

      王不留行对索克萨尔的特殊,他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  头顶传来轻柔的触感,木恩抬头,却只感受到擦肩而过的一缕风。

      交给你们了。

      行走在没有边际的黑暗中,王不留行望着中央的那一抹残存的微光,原来摘下水晶兰的诅咒是那样。王不留行有点想笑,却又笑不出声来。目光落在手中的灭绝星辰上,流露出几分不舍。

      就拜托你了,替我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 空气中传来排斥之意,几乎是在灭绝星辰脱手的刹那,王不留行的身影消失在亡界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那个人好奇怪啊...”“是啊,闯进来坐了半天就走了,还以为...”“知足吧你们,应该庆幸他没做什么,那么强...”“不过他好好看呀...”

      归墟,一群年轻的海妖叽叽喳喳地讨论着,索克萨尔喝完杯中的水,拉起兜帽,无声无息地退去。

      会是你吗。

      他没能找到前往亡界的路。

      他拿到了水晶兰,救了夜雨,甚至没受什么伤,但这一切的代价是王不留行从他的生命中消失。

      这代价也太过惨重。长发从耳边划过,索克萨尔脸上没了笑意。可如果再来一次...再来一次,他还是会这么做,他还是要救夜雨。

      他不后悔,但到底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 直到他听到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  一个没有人知道,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人,身穿奇异的斗篷,四处挑战各大种族。打赢了也不做什么,只是在他们的领地上待上半天就走。

      很像。和王不留行很像。

      无论是来历,衣着,还是这蛮不讲理的性子。

      尤其是他去的那些地方,都是他和他讲过的。

      索克萨尔几乎可以断定那就是王不留行。

      而那个几乎,是没有任何关于他武器的消息。但凡是见过灭绝星辰的人,都不可能不对它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 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,那个人的下一站是——

      “精灵之森。”

      其实也没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  坐在生命树下,王不留行神情冷淡。他开始想念亡界昏暗的天空,幽紫的大地以及随处可见的,散发着幽光的浮灵了。

      流离。

      水晶兰上所带的诅咒。

      他无法回去,也无法在一个地方待得太久。

      他再无居所。

      为什么要把这些地方走上一遍呢?他漫不经心地想着。打了个哈欠,王不留行向后躺去,不想了,他要睡一会儿。希望醒来时不要被空间丢到了奇怪的地方...不过,也不大有所谓。

      “醒了?”轻柔的声音响起,王不留行闻声看去,年轻的术士额上满是汗水,手中的权杖撑起幽紫色的屏障,抵抗着来自空间的压力,感受到他的目光,他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,王不留行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  ——为什么要把这些地方走上一遍?

      大抵是,那人笑的太过温柔了。
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,我们一起去旅行吧,留行。”

 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  “噗,留行还是那么冷淡啊,走吧,我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  ...好啊。

END.
被基友逼着码字,累觉不爱

【索王】幽若(上)

不好见谅

      “止步。”

      在幽光中前行的术士停下脚步,寻声望去。坐在悬浮的扫把上的魔道学者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目光冷淡:“生者不该打扰亡者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  索克萨尔目光微不可察地游移了一瞬,从他这个角度看去…,勾起温柔的笑容:“你是守门人?”

      王不留行没有说话,他不认为这个问题需要回答。

      索克萨尔微笑着衡量,如果这个人真的是王不留行,那么一点准备也没做的他胜算不大,而且…目光再次从下而上的扫过魔道学者的腿,眸中流露一瞬的欣赏:“那么,我今天先走了。明天还能来找你吗?”他镇定自若的说着,好像他今天真的只是来找他的一样。闪电锁链从刁钻的角度袭来,索克萨尔的身影破碎。

      嘁,让他跑了。

      看着破碎的身影,王不留行皱了皱眉,轻啧一声,心道,下次可不会留情了……嗯?下次…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…晃了晃头,把脑中所想丢出脑外。不会有下次了…忽略掉心里的一丝期许,他缓缓阖上双眸。

      再次见到那个术士,本是无谓的目光缓缓凝聚,带了武器吗,是想硬闯了?右手抚上灭绝星辰,冷寂的眸中闪过几许光泽。

      索克萨尔微怔,这个人…先前的想法被抛之脑后:“留行,今天我来找你了。”他笑的柔和。

      不打吗…心中有点失望,他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 “...你去过大陆的最西边吗?那里是精灵族的领地,在自然气息的滋养下,有着最美丽的景色...”

      静默地听着耳边的低语,王不留行垂下眼睫,这人来打扰他好多次了,意外的没有觉得不喜。

      那些都是他没有见过的景致。

      当然,最后他们还是打了一架,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——点到为止。索克萨尔仍然想去取一些材料。

      短的话只有几天,长的话可能会隔几年,两人断断续续的见着面,索克萨尔走了很多地方,每次回来都会和王不留行分享他的所见所闻。如果不是木恩来找他,王不留行都没有意识到他好久没回亡界了——索克萨尔也好久没来了......“那么好看吗...”那些所谓的风景。

      比和他打一架更有意思?

      在这儿留下一个魔法印记,王不留行转身走向亡界。

      不在?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,索克萨尔有一瞬的愣怔。真是危险了啊...察觉到自己的念头,他苦笑着摇头。每次出去游历之后,他好像想也不想就会回来这里,觉得这里有个人在一直等着他...看,连他自己都在想,是回来。回来这里。“真是的,我还想要材料啊...”

      伸手抚上印记,听见那人冷淡的声音,说他要离开一段时间,索克萨尔拉上兜帽,他也要回去看看了。

      “...夜雨受伤了?”“是...需要一些水晶兰...您...”灵魂语者还说了些什么,索克萨尔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在前往两界之门的路上,他都还在想这是怎样的一回事儿呢?命运弄人吗?

      水晶兰,生在亡界的死亡之花。

TBC.
作者起名废˙ー˙

【伞修】愿赌服输

不好见谅

      “靠啊!!!!这你都能赢?!!叶修你开挂了吧!!绝对是开挂了!”低矮的屋内,少年将键盘一摔,一脸崩溃地看着另一个黑发少年。“呵呵。愿赌服输啊,今天该你买菜。”黑发少年抬了抬眼皮,动也不动。“噗嗤!”坐在他们身后的女孩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,见哥哥转过头来看她,急忙掩住唇,只露出一双藏不住笑意的双眸:“哥哥又输啦!”

     “哎呀哎呀,三十级的等级压制果然不好打。”满血复活后,秋木苏把玩着手中的武器,笑眯眯的说道,一叶之秋闻言翻了个白眼:“......要点脸啊。”一脸嫌弃地脱下身上一套五十级的蓝装,却是小心的收入背包,一旁沐雨橙风笑吟吟地看着他们,目光落在蓝装上时闪过一丝怀念:“秋木苏你又输了,发绳我要最新造型的!”“好好好,阿笑帮我买了呗。”“不行,愿赌服输啊要。”说话的是一叶之秋,“啧笑笑借点金币我吧。”哥俩好地搭上君莫笑的肩,君莫笑淡定的开口:“好啊,拿材料来换。”“哎,连笑笑也不爱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  “这是什么花?”低头看着摆放在墓前的花束,叶修偏头问着苏沐橙,“天堂鸟啦。”伸手拂去照片上的浮尘,苏沐橙起身说道:“诶,你说哥哥能破你的连胜记录吗?”“能吧!”叶修点燃一支烟:“毕竟他也就只比哥差了一点而已。”“嘿嘿,”苏沐橙皱了皱鼻子:“可惜现在不管怎么样都该叶修哥你买菜咯!”“啧,想吃什么?”“哇,这么好,我要......”

      阳光打在他们身上,好像什么都与以前一般无二...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  喂苏沐秋,你还有四百多次菜没买呢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怎么能耍赖皮呢...

     ...愿赌服输啊。

【方王】牵丝戏

突然的脑洞,不好见谅

      “哎我去!王杰希你慢点飞,等等我啊…卧槽!!”手下不停的甩出一个圣愈,方士谦头也不回地向王杰希离去的方向狂奔。
      艰难地向山上爬着,方士谦怨念满满,该死的叶修,没事住那么高的位置干什么…还有王杰希,他一个守护天使追魔道学者容易吗,也不知道等等他,等追到了一定要……一定要什么呢?
      他不记得了啊,方士谦心情突然低落下来。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差错,反正等他赶回微草的时候,王杰希就已经是这样了。什么都不记得,还很有目的的满世界跑,谁挡打谁,王不留行的战斗力Max,谁挡的住他啊…诶?
      “等等等等!叶修你住手!”山上和王杰希战成一团叶修回过头来看他一眼:“哟,方士谦啊,赶紧把你家队长拉走。”“叶修你!唉算了算了,快点,躺下装死!”叶修正诧异着呢,他本来在这儿住的好好的,结果王杰希上来就开打,还招招致命,他不还手,等死吗?“装死?你玩我呢?”
      “诶诶诶快点!有我这个治疗之神在这儿你怕什么?!”方士谦急,叶修看了他一眼,在下一次的扫把旋风中露了个空,被拍了出去,趴在地上装死,王杰希看也不看他一眼,径直向前走去,方士谦往他身上丢了一个治愈术,正想跟上去,却猛地停下脚步——灭绝星辰正横在他身前。
      他抬眼望去,对上王杰希冷淡的眼眸:“不许跟着。”“……”方士谦说不出话来,王杰希也不需要他的回答,返身向前走去。
      “…啧。”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方士谦走到叶修身旁,踢了踢他:“装什么死?起来了!”叶修翻身坐起:“大眼怎么了?”“就你看到的这样啊,诶你们怎么都问我?烦不烦啊,他以为他是谁,说不让我跟我就不跟啊…”叶修默然,瞅了眼他抓在树上骨节发白的手,换了个话题:“新的灵?”“嗯,原来的留在微草了。”“这个,是守护天使啊,哟,名字不错。”“王杰希出来了我不跟你说了啊。”起身向前跑去,来到王杰希身旁。
     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,依旧神情淡淡,方士谦看了看他:“怎么,不喜欢这里?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?百花的风景不错,不过下回就别见人就打了啊,他们真不是来拦你的……”“没有。”“…什么?”王杰希的声音极小,若不是方士谦一直注意着他都会把这句话漏听过去“什么没有?”王杰希不语,骑上灭绝星辰向东边飞去。
      “……你妹的王杰希!老子是个守护天使你知道吗?!你慢点啊!”
      看着前方大大的“溪山城”,又看了看身边神情冷淡,坚定地向前走去的王杰希,而且还是王不留行的形态,方士谦抽了抽嘴角,跟了上去。
      蓝雨和微草可是死敌啊,就算高层友好,但民意不友好啊,王不留行再厉害,他王杰希能一个挑了整个蓝雨?
      等喻文州和黄少天赶到的时候,看到魔术师潇洒的在天上飞来飞去往下砸着熔岩烧瓶,下面人群中一个守护天使艰难的跟着他,混合着各种技能的光效偷偷给他刷回复。
      喻文州和春易老说了几句,遣散了人群,正想说什么,黄少天三段斩来到他身前,举剑招架住了灭绝星辰:“我说王杰希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啊,我和队长拯救你于水火之中,你怎么见面就开打呢?还讲不讲道理了!诶你怎么了?那边那个方士谦,来解释下啊,你们队长这是怎么了,卧槽,王杰希你再这样我还手了啊……”
     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解放出来,方士谦听见黄少天在那儿唠唠叨叨,翻了个白眼,找了个位置坐下。阻止王杰希?不不不,黄少天嘛,随便打,打死算他的。
喻文州走过来:“王队这是?”“鬼知道,黄少天你别打了,他只是要找东西,你让他找,找不到他就走了!”“是吗是吗是吗?方士谦你没骗我?下手这么狠说找东西谁信啊……”话虽然这样说着,黄少天还是迅速脱离战场,方士谦正想跟上,被王杰希一个眼神定在原地,只得注视着他前去。
      见此情形,黄少天也沉默下来,三人一起看着王杰希的背影。半响,黄少天撞了撞方士谦:“他…这样多久了?”“两个月吧。”方士谦神情恹恹,“怎么一点风声也没听到?”“我跟着他啊,没让他打死人,还有微草在后面善后,能封口的封口,不能封口的催眠,就这样咯。”“少天,安静。”看出方士谦情绪不稳,喻文州开口。
      待到王杰希出来,方士谦向喻文州挥了挥手:“走了啊。” “嗯。前辈灵的名字,很好啊。”
      追在王杰希身后,两人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,霸图雄浑壮丽,轮回千里冰封,百花花繁似锦,烟雨绮绣如叠……就和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足迹一样,一般无二。
      入夜,一线峡谷。
      “诶我说,咱跑了这么多地方你到底在找什么啊?”仰躺在地面上,方士谦问道。王杰希看了他一眼,开口:“防风。”啥?“防风不是在微草吗?”“不是那个。”王杰希抿了抿唇,移开了视线。
      他不会是在…找我吧?心跳漏跳一拍,方士谦咳嗽一声:“是以前那个防风,方士谦吗?”王杰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看着远处的天空:“我找不到他了。”“…………没事,我陪你找,咳,方士谦嘛,我陪你一起找啊。”
      又静了一会,王杰希突然开口:“你的名字?”“啊?我?方…呃,我叫方明华啊哈哈哈!”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通讯中多出来的灵:“以后叫你灵的名字。”不知为何,他不想叫他方明华。骑上灭绝星辰,正欲前行,顿了一下:“跟上。”“嗯!”
      跟在王杰希身后,方士谦心中不无酸意的想着,不就是一个方士谦嘛,我陪你找啊,一辈子都陪你找。
      荣耀世界就这么大,一定能找到的。
      “牵丝戏。”
      谦思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【叶张】长夜

第一次发文……写的不好请见谅

  从其他哨向文里看到的,不知道官不官方,但用一下这个设定: 长夜,屏障塌缩的另一种说法,是当哨兵的精神紊乱到临界点、或是遭遇到强大攻击时,精神屏障碎裂,向内塌陷的一种状态。塌缩的精神屏障成为了牢笼,将哨兵迷失的灵魂囚禁在永恒的黑暗里,他将游荡在自己的梦魇中,永远找不到出口 

      望着前方看不到边际的黑暗,叶修摸了摸口袋。 意料之中,没有烟。 长夜。 喂喂,怎么说也是哥自己的精神领域,怎么可以没有烟呢?这样想着,叶修向前走去。
      这就是长夜?和资料上说的真不一样 。不是说长夜会勾勒出过往让人忘却而迷失么?可他清楚地知道这儿是长夜,他得想办法走出去。 抬眼望去,只有黑,一点亮色也没用。眼睛接受不到光线,连自己都看不到,除了黑暗,什么也没有。太过冷清了,叶修想 他需要想点什么,不然太容易迷失了。
      “张新杰。” 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?是在霸图地区等待支援的那一次。那时只觉得,这次来的人风格跟霸图不太搭,不过战术素养挺高的。 跟着他去了霸图驻地,然后叶修的烟就被缴了:“叶上将,霸图禁烟。”叶修失笑,连老韩都管不着他。随手揉乱了他的头发,叶修向韩文清走去:“哟,老韩,这就是你们家的小新人啊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张新杰。” 和他见面,大多时候都是冷场的。严谨,执拗,一丝不苟,甚至有些死板了,连个玩笑也开不起来。对了,还不让他抽烟。按着军区的规定一条条地恪守着自己和他人。倒是几次合作都挺不错,战术水准够高,还让人放心,不像喻文州,得防着他给你弄点小“惊喜”出来……
      又想远了。叶修思维有些混沌,他不知道他走了多久了,周围仍然是一片漆黑,在这种情形下,什么更恐怖?是极致的黑暗与孤独,还是内心的魔鬼?叶修脚步顿了顿,他有些想笑。摇了摇头,继续向前走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“新杰。”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?那个认真到死板的人。世界发展到现在,还那样一板一眼恪守着戒律生活的人已经很少了。至少他只见了这么一个。就像在一片草地里长出了一棵树,于是就留意了,有事没事就会跑去看看,偶尔还会想摘一两片叶子下来,看的太久,就移不开眼了——已经成为习惯了。
     “张新杰。”叶修吐出一口气,环顾四周,突然有些不确定了。在这漆黑一片的地方,连参照物也没有,他所走的真的是一条直线吗?他真的有在往前走吗?而他自己,又真的存在吗?在这个五感都被欺骗的地方,连心都迷惑起来。
      微微低头,叶修唤到:“新杰。” 原来他也是喜欢他的,从很久前就喜欢了,只是藏的太好,连他也没看出来。还记得那人身上淡淡的薄荷气息,情迷意乱时脸上的红晕以及冷静不在的眼眸,和外表的清冷不相符和的身体,被他进入时呼唤他的声音“叶…”
      等等,他叫他什么?叶修忽然停下脚步,半响,慢慢坐了下来发出低沉的笑声。 原来他还是忘了些东西的,现在他想起来了。为什么他会陷入长夜,为什么他陷入长夜后新杰没来找他,那个人,那个张新杰,怎么会让他一个人在这里呢?原因是,他……
      “叮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闹钟的声音在房里响起,叶修慢慢睁开眼,眸中透着一股空茫,一旁的闹钟还在尽职尽责地响着,时间显示出“6:00”
叶修久久地注视着它,那是在被叶修偷偷改时间关闹钟很多次后,张新杰拜托肖时钦做的一个改不掉也关不了的闹钟,为此叶修还怨念过好久。 也正是它的声音,将叶修从长夜中唤醒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张新杰,你人都死了,还要管哥什么时候起床啊。” 
END.